第四章:遇险

发布于 2022-08-12  339 次阅读


  “差不多了。”梓鱼抬头看了看天,又看了看后面气喘吁吁的子航,“先休息一下,吃午饭吧。”
  子航喘着粗气,双手撑住膝盖,半晌才缓过来。他抬起头来。四周全是树木,完全无法辨认来路,显然已进入了森林深处。四围全是沉闷的绿色,虽是养眼,但却透露着一股股危险的气息。
  “呐,给你。”梓鱼递来一块饼,将他从沉思之中拉回来。
  或许是我多虑了吧……他机械地接过饼,一口啃下。
  “喂喂,你不要这么沉默好不好,弄的气氛这么压抑,搞得好像我欺负你一样……”梓鱼不满地嘟起嘴,冲他道。
  嗯?你没欺负我?谁信啊!非要逼我喊你姐姐……子航腹诽,表面上却滴水不漏,甚至还微微一笑。
  近处传来悉悉邃邃的声音。子航警觉地站起,耳朵抽了抽。“有什么东西在靠过来……”
  草丛中,先是探出了两只角,而后是一双黑不溜秋的眼睛,接着是一个偌大的头颅,以及两根泛着青光的獠牙。子航顿时两眼放光。“有肉吃了!”
  “快跑啊!”就在子航两眼放光的时候,梓鱼终于从震惊中缓过来,倏地起身,一把将子航甩到背上,连包袱都不顾了,“抓紧!”
  “哈?别闹!我不是说它有肉吃了!我是说我们!这是现成的野猪啊!”子航想哭。美食近在眼前,却求而不得。
  “什么猪啊!你是猪吧!你家猪会长角?那是魔兽!中阶低位魔兽角彘!肉有毒的!”梓鱼似是恨铁不成钢一般恶狠狠道,同时撒开四蹄狂奔。
  “啊?那咋办啊?它追来了耶。”
  “当然是回村子啊!你也不想想,我们打得过吗!那本法典上只有下阶魔法!”
  “哦。那把它引回村子真的没事吗?”
  梓鱼的步子明显慢了下来。“可……”
  “没有什么可是。”子航沉稳道,而后翻身下地,“遇到事情不能坐以待毙。”
  “好有哲理的样子……”梓鱼微微一怔,而后意识到哪里不对,“喂!你疯了!你会死的!”
  他没有回应,只是长出一口气,而后抬起左手,手心朝向魔兽。“拜托了!再来一次!”
  下阶法术·风弹。强大的后坐力让他打了个趔趄,那角彘也是后退了几步,便又冲上来。下阶法术·火球!巨大的火球飞向角彘,顿时火星四溅。下阶法术·造水。
  “呼……好险好险,差点就要牢底坐穿了。”王子航长出一口气,“我就不信了,这都……死……不了……”
  硝烟散尽,角彘重新站起,表皮已经石质化。
  “角彘的特殊技能,就是石化外表皮。”子航身后传来梓鱼颤抖的声音。
  下阶法术·冰箭!王子航身后隐隐浮现出一尊人影,相貌看不清。那人拉开一把蔚蓝色的长弓,射出巨大的冰箭。“轰!”
  “这下好像真搞定了。”待烟尘散去,他看到角彘已不再动弹,寒冰长箭已将之穿透。
  “……你你你这是下阶法术?”梓鱼瞪大双眼,“威力都快达到中阶高位了……甚至还会凝聚出虚影……你等下哈。”她开始吟唱。中阶法术·显性。“五十七级,天赋偏向……冰,职业法/牧师……”她闭着眼念道,然后……
  “我*!五,五十七级!”她猛然睁开双眼,“怪不得……偏向还是冰属性……”
  “呃……可以解释一下这个等级是啥吗?”
  “……这,这个嘛,这个等级,是综合魔力量和技能优劣来计算的,一般来说,等级越高,施展的法术越强,可以施展的法术越多,但秘法除外。这个秘法,也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学会的,只有天选之子,比如血脉精纯的皇室后裔,才有可能学会。当然,勇者也是天选之子,大概。不过你五十七级也太可怕了吧……我才十二级……”
  “……我跟你能一样吗……既然没有可比性就不要说了嘛……”子航嘟囔一句。
  “……”


王某人拜大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