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人与世界-96年诺贝尔文学奖演讲辞的一些思考

发布于 2023-09-10  102 次阅读


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

《旧约·传道书》

对一些事物感到疑惑,但是不具备实践条件,转而向书中寻找是否有人想过这个问题并赋予实践

发现这篇演讲辞讲的一些话挺有建设意义的

于是记录一下


“我不知道”

不论灵感是什么,他延伸自接连不断的我不知道

地球上的居民多半是为了生存而工作,他们选择这项或那项职业,不是处于热情,生存环境才是他们选择的依据,这是人类现阶段最残酷的磨难

但是,只要职业能不断发现新的挑战,困难和挫折也就在好奇心的浩浩汤汤的大潮中变成江中一草芥,当一个医师,我也大概算个受幸运之神眷顾的精英团体罢

简单来说,文学需要钱,这也是为什么李白莎士比亚作品比罗贯中多,比其他穷诗人多

他们为什么不知道

任何知识若无法引发新的疑问,便会快速灭绝

这种情况一旦发展到极端,会对社会产生致命的威胁。 各类拷问者,专制者,狂热分子知道了解过多的事情会削弱说服力 再多的也不说了

成为怀疑论者

成为怀疑论者,尤其是对自己。承认缺点比发现优点容易,因为我们从未真正相信优点的价值 每一句话都是对我不知道的诠释,因为写完他就会觉得没有回答完整

令人惊异的事物

令人惊异作为一个形容词,存在逻辑陷阱。任何事物都不是寻常的,即使我们用俗世、日常生活去表述他。这与一部番剧叫《日常》的思路一致,即“日常一点也不日常”。

SUMMARY

就这样,辛波斯卡解释了我不知道和质疑等等观点,其实是一个逻辑,我不知道,我想知道,我去质疑,我去寻找,我去阐释

当然,这也与她擅长的名词用法不谋而合,也就是灵感,它基于物,我不知道他,我找到它,我解释,我质疑,来源都是一个个名词。


王某人拜大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