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不被祝福之“人”

发布于 2022-07-25  107 次阅读


  “切。”两名“身份尊贵”的守卫看了眼那无动于衷的老头,暗暗翻了个白眼,要不是二皇子愿意承诺每月多给他们一枚银币,他们怎么可能给那名不信神的异教徒每日送餐,而这老头,把自己当谁了,还真以为自己还是那个曾经辉煌的首席法师啊!
  切!
  这里,柯斯兰帝国,一个信奉守护之神的帝国,全国皆是其忠实的信徒。相传的那位神的坐骑——牛——也被捧上神坛,全国不准杀牛,不准食用牛肉,并要传唱神与牛的功德。也是这样国家的首席,竟然在理应敬神的那天对神的威严提出了疑问,长老会迅速将他判为有罪、列入追杀名单,每个人对他也是充满不解与杀意——因为他们认为他侮辱了神。还好皇室借口他曾为国家出过力,急急将他投入死牢才保住他性命。
  没有一个人会再次谈论他的事情,即使他曾为全国民众抵御过魔兽的侵扰,阻止过魔王军的进攻。而那位“守护”的神明呢?无非只是在这片大地上立下了自己雕像,在这总有外敌入侵的地界根本没有出过哪怕一次手,却能将所有功劳包揽己身。
  他愤怒、不甘,可那特制的枷锁封锁了他的灵力,他再也无法放出那滔天的火焰,再也没法为了未来做出哪怕一点抗争。他前半辈子留下的只有一件象征荣耀的礼服,现在不过是个笑话。
  走廊上的灯光早已黯淡,星辰冷漠地看着一切,嗤笑着他的命运。月色也凄凉了下来,给牢房留下了一道惨白的划痕。
  大概已经十年了吧,他困在这里。以前恩爱的妻子早就改嫁给了侍卫队的队长,孩子也改口叫别人“爸爸”,所谓幸福早已是与他相悖的事物,早已没有人承认他还存在,早已无人。
  他想着,眼神昏暗了许多。
  所有人将他视为异端,所有人!
  除了那个二皇子。
  他声称要改变现在这种盲目的信仰,认为从古至今的功绩是先辈所创。也是他,急中生智将他投入狱中才保住他的命。说起来也是讽刺,一个人居然进了内城的牢狱中才算是拯救。
  夜的黑又浓了一笔,那月光已似脆弱的空壳,仿佛轻触即碎。
  他摘下了看似坚硬的墙壁的一块砖,看向了下面熙熙攘攘的人群,他们宛若潮水,在他眼中模糊,又起伏,每个人都看不清脸,却又各不相同,从这头来,到那头去。
  人群不远处的广场,十二名处女正跪在地上,小心翼翼地勾勒着她们一生唯一习得的阵法。她们自知将死却抑制不住高兴,毕竟不是所有人都能为了神明而亡。长老会的代表满意的看着这“祥和”的一幕,微微点头。可还有一位祭品呢?他的眉头又微微皱了起来,国王急忙凑到他耳边,低语了几句,这才令他的眉头又一次舒展开。
  再往后,就进了宫殿。虽说内城里皆是贵族和富豪,但今天好不容易取消宵禁,总是要好好看看这夜间的宫廷和灯火,这段时间的宵禁可把他们憋坏了,要不是担心来自魔王军的刺杀,他们怎么舍得宵禁。
  “这些人整的还真是热闹啊,也不知道那边准备的怎么样了。”二皇子嘟囔着,转身融入了人群。阵法前,一名穿着华贵的年轻人正站在那十分体面的台子上进行着演讲。
  “在座的各位,今日由我们新立贵族凡米利安家族主持勇者召唤祭祀,是各位的抬举,亦是神和王的认可,还有各位长老的抬爱。”他顿了顿,眯起那双本就不大的小眼睛,在周围人脸上扫视了一番,似乎很享受他人羡慕的眼光,转而又表情严肃,“现在,魔王军压界,我人族正需要勇者来拯救,按照神明的指示,我们凡米利安家族献上少女十二,以血祭神,求天下太平。”
  他的眼神从那些带着赞许目光的人身上挪开,又在人群中的二皇子身上顿了顿,略带深意地移开。
  “皇室的人呢?”代表的眉头皱的更深了,眼里有着深深的疑惑,国王全身一颤,满脸捧笑着说:“应该快来了吧。”
  “不来就换了吧。”代表似乎有些烦躁,自顾自嘟囔了句。
  “诸位,久等了。”过了好一会儿,二皇子才急匆匆的从宫殿方向赶来——他身上的衣服显然跟之前他爱穿的衣服不一样,而且显然是急匆匆换上的,“不知是否坏了长老的兴致。”
  “不,不,你上去讲吧。”长老一脸阴沉,语气并不自然。
  二皇子倒是面带微笑,似乎毫无发觉。在一段冗长但不失礼仪的演讲后,众人终于是将眼神转向了旁边的阵法——它散发着淡蓝的幽光,那异样的复杂决定了它的高贵与难以复制。众人惊叹它的巧妙,也赞许着为人民未来牺牲的少女们。
  昏暗的牢房中,地上早已出现了一个繁琐复杂的法阵,在幽暗的牢房里散发着血色的光。首席的镣铐早已解开了,蛋壳里的水银与他指头上的痕迹昭示着法阵的由来——他已为此阵耗尽了血气,已是将死。
  月光还是没有洒进牢房之中。
  祭坛上,迎着当今公主——亦是最后一名祭品——上前,法阵也缓缓运转。一道圣洁的光冲天而起,十二名平民少女被裹挟其中,消失不见。可是,异变突生——人群中有一名黑袍人悍然出手,一掌直取法阵正中间的公主殿下,二皇子几乎也是同时出手,一下子挡下了他的攻击。
  “切,人类。”见偷袭不成,他立即转向了一旁的人群,一大把暗器横扫一片,又有迷雾飘散。混乱之中,又有几名黑衣人掠过,将阵眼中的公主抢走。
  可长老恰是御风之人,一招【风破】将迷雾吹散,还未等其出手,内城的牢笼里一道血色的光芒暴起,直冲此处而来,将刚降下的光幕中人重创,又蹿进了人群中的二皇子身上。二皇子嘴角一道血划过,倒在地上。
  看来是一群早有预谋的魔族。
  光幕中的勇者直接跌倒在祭坛之上,浑身是血,眼神涣散。仿佛已经死去。
  “好疼。”这是他来这个世界的第一感觉。虽没有实体,但疼痛仿佛恶犬,狠狠撕咬着刚刚诞生尚且脆弱的他。明明刚才还在回家的路上,现在却是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。
  “对不起了,勇者大人。”他又听见了一声极为苍老的声音,便昏死过去。
  外面的长老已经带着那具冰冷的身躯回到了长老院——勇者的生死永远大于那些只会享乐的贵族。可,勇者只是保住了一副躯壳,并没有活过来。代表解释了现场。
  “该死。”大长老卡特·希尔巴攥紧了拳头,又转向了跪在一旁的长老代表凯森·凡米利安“从现在起,宣布这次召唤失败,三个月后再次举行祭祀。”
  “另外,公布召唤过来的是一名魔族,见者可诛之。”大长老眉头微皱。
  “大长老,这又是何意?”代表长老疑惑。
  “不知,神谕如此。神说,那是将要屠神之人。”
  “那躯体……”
  “神自有考量。”
  “得令。”
  月光暗了。
  远处,位于王城之外的原郊墓园内,一群蒙脸人正在一处角落里换衣。
   “欸,老大,你说那皇子真的可信吗?我总感觉他是在耍我们,破坏召唤现场可是重罪,要不咱……”一个长相还算是俊俏的少年凑近了正中盘坐着的中年,看了眼一旁的公主,问道。
   “自然是可信的。虽然莫利安我并没有什么才能,但那时他脸上的神情绝对不可能是骗人的,而且,他给的情报也与我们这些年查出来的一致,不是吗?”中年显然就是之前对勇者下手的人,“即便那位大人不是我们的同伴。”
   “人记得送回去。”
  月光并未洒在那处墓园,他们处在黑夜中。
  更远,是没有钱买墓地人们与囚犯的乱葬岗。一个头发蓬乱的老男人正在一片只有名字的碑前挖掘着什么。
   “找到啦!嘻嘻,那个魔人的遗骸,曾经的勇者。”老头的声音是疯狂的波,“如果再加上那头蠢龙的骸骨和刚刚破碎的强大灵魂,嘻嘻,一定,一定能成功的!那最强的亡灵。”
  言罢,他便拖着那黑黢黢的骨头走进了一个附近的洞穴,里面,是满地的骨头和鲜血,还有这种兽的皮毛和各样的矿石。一旁还有碎裂的石坛,一本画满了法阵和叉的破书——他已经失败了不止一次。那种混合着各种材料的“生物”总是宛若肉泥一般,无神又脆弱。
  也有强大的曾挣脱他的掌控,在王城外被截杀。总之,是毫无作用。
  借着实验室的幽光,他将各种奇异且珍贵的材料摆放上祭坛,再用龙骸将人骸的残缺处补齐,又给人骸装上龙的角、爪与牙。然后才是仪式的主角——那装着勇者灵魂的陶罐。
  随着陶罐的盖子轻轻开启,一声悲鸣传出,便没入法阵之中。
   “很好,很好!”
  月是彻底消失了。


驻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