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 成型

发布于 2022-07-25  203 次阅读


  昏倒的皇子在黎明的时候醒来了,侍从纷纷上前问候,公主更是扑到他的怀里哭了出来。眼见着自己的妹妹终于是活着回来了,二皇子这才松了口气,露出浅浅的微笑。
  “真是太好了,没什么事。”他们的母后亦是笑着,看着那完整归来的兄妹。
  经御用医师检查后,二皇子体内,力量强大了不少,大概是昨日的影响吧。
  晨露夹杂着喜悦降临人间,阳光柔和地抚过大地,一切祥和似皆在此处萌发。
  同样沐浴在这阳光下的还有那个疯老头,他调试法阵一天了,那个脆弱的灵魂早已被折磨的失了形,在那具古怪的身躯旁颤抖。
  “就要好了,就要好了。那个魔人很强,一定是强者,我的傀儡啊!他们不配活着,都得死!死!嘿嘿,死!”
  言罢,他又回到了洞内,那个东西还没诞生呢。
  实验继续。
  嘶吼声很快传出,一个灵魂歇斯底里的呐喊根本无法撼动他坚硬的心,一样死去的早已堆积成山。不过就是失败嘛,早已经历过几十年了。
  各色材料化成流光刺入那几近透明的灵魂中,在法阵的催动下强制成为他身体的一部分。他眼中的世界逐渐的暗了,黑暗一点一点蚕食着微薄的光明,景象渐渐糊了。
  那灵魂沉寂了,失了神。
  “终于……”
  那人停下了法阵,看着那竟完美融合的傀儡,罕见的露出了笑颜。
  “他们,要死了。”
  他随口吟唱了几句,骷髅身上浮现一复杂又繁琐的纹路,接着便能按照他的指令做出很多事情。
  “倒水。”
  他便给一旁的杯子满上了水。
  “拿起那边的容器。”
  他便拿起容器。
  老人看向了角落那只失败品,“杀了它。”
  他便杀了它,只是手法不够熟练,让目标痛苦了很久。
  外面,阳光渐隐在那薄云之后,昏暗正在蔓延。没有人在意,以为阳光终会再现,可,未来不可知。
  云,慢慢层现,逐渐笼住这片天地,街上暗了。
  又是一阵嘶吼,骷髅在抗拒、在挣扎。
  “杀!”又是一声命令。
  他的剑最终还是砍下了面前无辜少女的头——她只是来林子里采浆果的。村庄就在不远处,但离洞窟有一段距离了。一路上,所有被他看见的生物皆死在了他的刀下。他神情涣散,从鲜血中站了起来,继续跟着他的主人。
  “不错,真是不错啊!你真是一把好刀啊!很快了,终于快了。接下来,给你找个趁手的武器和战技。”
  他无言,只是空洞地看着前方,一切迷茫。
  “报告!”长老院外,一个黑衣男子正伏在凯森面前,“在王城郊区外检测到了勇者残魂的痕迹。”
  “怎么样了?”凯森古怪地看了眼一旁的空气,仿佛那里有些什么。
  “生命气息非常不稳定,像是被什么东西蚕食过一样,精神状态也不对劲,仿佛被人控制住了,还有,他的身上充斥着不详。”
  “把具体位置上报给大长老吧,他自有定夺。”
  “遵命。”
  很快,凯森就感觉不到身边的那缕气息了,他叹了口气,又摇了摇头,继续向前走去。
  “希望你能做到吧。”
  也不知他在跟谁对话。
  等他走出了那光鲜的殿堂后,一群卫兵便踏着整齐的步伐,闪着或轻或重的铠甲向郊外进发。
  不过一小时。
  “你们!你们!皇城的走狗!到底是从哪里知道这里的!”那个疯子的眼神居然会被害怕占满,“上!都给我上!”
  一群如潮水般的畸形怪物朝卫兵猛扑上去,他们迅速切换阵型,将矛头转向那些怪物——他们早已见惯,一些怪物而已,早已处理过不下数百起了,毕竟总有那么些人,想用同样的东西袭击皇都。可那群东西当中,有个例外。
  他的动作比其他的僵硬得多,可力道却是他们的几十倍。那把本就残缺的剑在触及卫兵的盾时直接崩碎了,可那自“服役”以来从未更换坏损的盾竟多了一道划痕,卫兵心惊的同时也将自己的长剑刺入他的躯体。
  就那么刺进去了?
  他并未在手中感到任何阻力,后续的动作也非常迅速地完成了,那感觉,空无一物。等他将剑抽出来时,他终于看见了——除了脸,全是骨头,黢黑的骨头,不同于常规的骷髅,他的体内骨骼更多且更杂,不似只有一具骸骨炼成的。
  那骷髅的掌袭来,他举盾格挡并将他击退,紧接一剑横扫,将衣物彻底撕烂。那层层黑骨之下,一个黯淡的蓝色核就在胸骨右侧,等着他来攻击。
  他骤然前冲,用盾将骷髅击倒在地,再用剑朝核心猛的一刺,随着一道蓝光闪过,那披着人脸的骷髅终于倒了,没了声息。
  他的队友已经生擒下那个疯老头,正没收他违规的炼金器材,他正要将骷髅的核收拾带走,却突然调转了头,帮起同伴处理器材。他的的眼神有些涣散,不过还好并没有人看出来。
  有人在操控这一切。
  等他们走后,那骷髅竟从地上坐了起来,那颗蓝色的核心重新重组,凝聚在他腰部脊椎前。
  “头,好疼。”他依稀记得一些事情,“我是言谨,来自……来自……”
  他不记得了。有关生活的记忆只是从那日被折磨开始往后,只有命令与杀戮,耳边还有各种生物的求饶声环绕。头疼加剧,他停止了回忆,看向了双手。
  “总之先离开这里。”
  他从那残剑堆中挑出两把还算完整的剑,又在一旁散乱的文件堆中挑出有关自己的情报。
  “0017号
  装配有龙角、魔人躯干、龙爪。用金骨玉铁、流灵晶,百分岩强化,核心为碎玉蓝核构造……能量来源是魔核,需定期摄入鲜血。目前不清楚为何能再生出人脸,但明显不具备人脸的特征,其更接近于矿石……体内的物质可以随其心意改变,在被控制时他似乎总想在脸上凝出一张面具……”
  内容大致是这些。虽不清楚什么人将这样的文件落下,但对他有用。他将文件撕碎,缓缓走进了森林,他的脸上自然地凝聚出了一张覆盖下半张脸的漆黑面具。
  皇宫,二皇子正在听他的老师讲解有关禁术的知识。
  “比如侵夺术,可以将一个人的大部分能力伴随部分灵魂转移到另一个人身上,但施术者要付出一定寿命的代价并失去大部分血气……”
  二皇子走神了,外面的天变的阴晴不定,时有阳光时又转为阴暗,他想起了自己昏迷时看见的那个老女人,还有完全陌生的环境,可一切仿佛合理,自己也没有怀疑。
  “大概是那个勇者曾经生活的记忆吧。”他想着,继续听着那老师无聊的讲课。
  他并不重视这份多出来的记忆,毕竟这不关他现在什么事,而且御医也并没有查出他身体有什么异常,估计是没什么事情。
  “这家伙真的是预言中能杀死我的人吗?”山中城——也叫魔都,一个衣着华贵的翩翩公子微眯双眼,嘴角轻扬,“没有实力,没有记忆,没有背景,没有神的加护。经过这几天的观察和试探的,他怎么会有那种能力。”
  他将一旁的一块极晶莹的石头拿起,“未定石啊,你的预言真的准确吗?他会有那种运势吗?”
  “主上有请。”外面有人来报,他收起石头,随人离去。
  而作为主角,言谨正在和一只龙啸鼠战斗。也怪言谨他想要了解这个世界的体制,才陷入了现在这样进退两难的地步。龙啸鼠虽说只有九级威胁程度,而且单只鼠的战斗力也比较孱弱,可人家有技能和丰富的战斗技巧,这岂是一个毛头小子能比的。于是就有了现在的这一幕——龙啸鼠凭借技巧将这穿越者耍了个团团转,但自己的技能【龙啸】刚开始还能命中,之后他总会先一步判断出时机,快速躲避,又不依不饶地用奇怪的姿势朝它出剑。
  烦死鼠了。
  终于,龙啸鼠累趴下了。什么,问它为什么不跑?还不怪那个怪胎!穷追不舍,一副不死不休的样子,死缠烂打都不带这样的。真是鼠生无常,大肠包小肠。
  他似乎不是很满意,用那把已经破碎的剑挑了挑鼠,见它是彻底动弹不得了,这才将它拎起,拧断了它的脖颈。然后划开了它的肚子,在里面寻找着魔核——他好歹学了一年的生物,对解剖还是有所了解的,所以尸体并未出多少血。见哪里都没有核,他只得划开鼠的喉部,果然,里面有一个不太规则的紫色晶体,不过他开喉时划伤了血管,上面沾满了鲜血。
  他把那颗核吃了下去。
  这一幕多少是有点吓人了,可他是骷髅啊,那核碰撞几下,自然而然的掉了出来。他又拾起它,看了一眼,只能放进衣兜里。
  很明显,他并不清楚如何摄入能量。
  “也罢。”他拎起了鼠的尸体,朝一处草丛走去。草丛后,一个干净的洞窟,他的临时住所。
  接下来的时间,他都在尝试如何凝聚出盔甲,如何将爪子变回四肢,如何将角收回。
  随着外面河水流动,太阳渐落,在芦苇的摇曳中,星斗已然布满了天空,可他或许是天赋不够,别说凝出盔甲了,连个腕甲都够呛,爪子和角也根本变不回去。
  而这种事情的难度相当于一个人突然多长了双手、一对翅膀,又要马上学会。说实在的,他作为一个啥也不会、在原来世界只会摆烂的人,学习能力也有所衰退,掌握不住的。
  “算了,今天就这样吧。”他躺在一片干燥的芦苇中,看着石穴,完全没有睡觉的意思。
  “从今天的经历来看,这个世界有所谓技能一说,也有灵力之类的东西,但目前并不清楚如何修炼。还有,也不清楚自己现在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,明明是骷髅却有各种感觉,被打会痛,能感知冷热、软硬,弱点好像是那个蓝色的核,怎么这么大,很烦。”
  他翻了个身,“闭”上了发光的“眼睛”。
  夜深了下去。


驻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