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章 无端牢狱

发布于 2022-07-25  303 次阅读


  “什么?你说你根本不记得没能回收他的原因,只知道自己突然去其他地方帮忙了。”凯森感觉有些不可思议了,很奇怪,但他并未多想,身后的那种感觉虽然不在,但他还是保持警惕,只是告诉那位侍卫他会解决的,便匆匆离开了。
  接着,他找到了大长老卡特,两人互换了眼神,确认了“祂”并不存在后,交换了信息。
  “也就是说,你的人在某种力量的干预下未能回收尸体,而我的人也没能带回与他有关的任何材料,而那老头也在刑讯中突然‘自杀’了。目前没有人知道他在哪,也没有人知道他的任何信息。”
  “对!”凯森目光灼灼,“也就是说,那勇者可能确实有弑神的运势,也有某种力量在帮助他。”
  “可文献记载中亦有提到,神明越是干预个体的命运,个体受到的诅咒就越深。你说,他有命活到那个时候吗?更何况,‘祂’……”卡特想起了一些记载,目光又渐渐暗了。
  “那就不是我们该挂念的事了。”凯森也冷静了下来,“留给我们的事只有祈祷。”
  这几天天空也是诡异,云层连星星都不愿放过,将光挡在身后,可又在风的帮助下让地面光影转换,阴晴不定。
  疾风拂倒麦田,令湖面泛光,动乱之下,仍是漆黑。
  言谨今天很早就起了,他想研究如何释放技能、如何修炼,可他折腾许久,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。
  看来他并不是那种无师自通的天才。
  他失望了,转而便又向森林里走去。既然放不出技能、修不了仙,那就练习战斗技巧,反正总有路可以走,何必在意那一两条。
  可谁又不想修仙呢?
  他的手攥紧了剑柄,一时间它竟是受不住力,微微裂开了。可他浑然不知,直向着一只背影和善的野猪走去。它倒是哼哼唧唧的拱着一只鹿的尸首。
  十步,五步……他离得越来越近,脚步很轻。可左侧草丛鸟惊起,让两者同时看向,而后,四目相对。可野猪哪对那具黢黑的骷髅有兴趣,也就看一眼,继续拱着肉。
  他出剑,直冲野猪后腿而去。强大的爆发力令他有足够的自信刺穿它的肉,可它猛然抖了下,一些沙土落到地上,刚触地,即起一堵土墙。他刹不住,栽了进去。野猪依旧没反应,啃食着鹿尸。
  他双腿蹬地,从墙中挣出,可剑不争气,已经断了。可他并不服气,凭力气硬是将墙贯穿,披着一身沙土,继续向它靠近。它皱眉,被激怒了,怎么会有这么不识好歹的魔兽,自己不过吃个饭,还要来找茬。
  他以手作爪,袭向那野猪的背后。它回头猛得一撞,直接将他撞开两步,可他的爪也在它的背上留下了一道痕迹,可仔细一看,不过是抓去了一片沙土和几根未褪的毛。未等他反应,野猪率先逼近,一记突刺,令他彻底倒地,然后一脚踏向他的核。
  他这才看清了野猪的正面,除了一对獠牙以外,额上竟还有一对角,似是龙角。他下意识地抓住那对牙,死死撑住,让它无法踏下。
  “妈的,好强。”他还是第一次感到吃力,而野猪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不同寻常的亡灵,哪有亡灵会这样。于是它猛退两步,欲撤。
  他快步前去,欲追。一把矛直刺而来,破空声刺耳,没入野猪的头骨,它连声音都还未发出就倒下了。草中快速蹿出一人,一步蹬上他的背,用一根铁棍和体重直接将他击倒。看捆绑的速度和技巧,是个绑架的老手了。
  “哈哈哈,今天的收获可真是不少。”他一背,言谨便倒在了他的背上,他又拔出野猪头部的矛,收回腰间,抓着角,将它拖着走。
  “今天赚大了。”他的喜悦洋溢在脸上,就像现在他脸上的阳光。
 “这黑骷髅要是拿去卖给长老会做‘魔纹骷髅’,应该会更值钱,还有这【龙角猪】,嘿,好几天没遇见过独自出来的了,今天正好,全让我捡着了。”
  他哈哈大笑着,而他震惊的发现自己居然能听懂他的话。于是便挣扎几下,开口道:“大哥,我们无冤无仇的,你何必抓我呢?”
  “呦,居然开了灵智,哈哈哈,这下可是赚大发了。对了,你这家伙也别挣扎了,这绳子可是‘陨铁缚’,不是有身蛮力就能挣开的。”
  “大哥,不是,你就放我这次呗,你看我又不是什么坏人,也没干什么坏事,你就想着把我卖了,这好吗?”
  “好,很好。你身上寄托的可是我家好几月的口粮啊!哈哈。”
  好吧,言谨彻底无语了,只能被他将嘴也好好捆住。就这样一路入了城。看守城门的士兵也算他的老相识了,并未阻拦,让他直接进去了。
  一到城内,他没急着将龙角猪拉去冒险者公会换钱,而是走向了长老院,将两物往里一抛,自个儿在踏步进来。
  “凯森,快来看看,我给你带什么来啦!”
  凯森猛的从办公室出来,因为他感受到了,勇者的气息!
  “嘿,这只骷髅和那猪,大概能有多少。我可先说好啊,这家伙可是有灵智的,做成魔纹骷髅肯定会和其他的不一样。”
  “你想要多少?”凯森的表现还是这么严肃。
  “总得有两枚吧,还能送你头猪。”
  “行。”他从钱袋里摸出了两枚金币,便招招手,让手下的人将骷髅带走。
  “他怎么……”凯森感觉自己的心都被揪住了,一时间有些喘不上气,“也罢,或许,这就是命吧。”
  “折磨他,看看那位敢不敢让他死。”耳边突起一声低语,仿佛已有所知。凯森惊起一身冷汗,从思考中回过神来,赶紧照做。
  祂翩然一笑,好些年了,没有人再与祂对弈。
  “是那将死的家伙,还是那些不愿死去的家伙呢?”祂来了兴趣。
  “快,锁魂链,陨铁缚,不能再让他跑了。”侍卫慌慌张张地动起手来,只因为长老的脸色很难看。
  他很快便进入了地下室,封闭牢笼,单人独间,遗憾的是,没有厕所。
  很快专门用来鞭挞灵魂的长鞭呈到了凯森的手上——言谨眼神一冷,知道要发生什么时,鞭子就狠狠抽在他的灵魂上了。
  他明白了,这,便是敌人。没有言语,也不需要理由,只要折磨他就好了。
  “长老,”一个发如稀树的老头猥琐着进来了,“不如把他交给老夫,近几天我正在尝试把人制成傀儡,这家伙或许可以是一个好的试验品。您放心,过程自然是非常……”
  他没继续说下去,用笑代替了言语。
  “行行行。”凯森很不耐烦,径直走了。
  太阳,落山了。
  “得想办法把他放出去。”凯森咬了咬牙,直向卡特的房间走去。
  两人不知谈了些什么,只知凯森生气的离开了。
  “那么,我们先剥去部分灵魂。”他一笑,他便全身泛起刀割,宛如那日。
  即使被紧紧绑住,可他依旧颤抖不止,手部的盔甲凝出,又淡去。很快,他的嘴角泛起一道蓝痕——那是灵魂的伤痕,在黑色的躯体上熠熠生辉,也触目惊心。
  又一道,在手臂处出现了。
  他昏了过去,又被抽醒。
  再一道,裂于头部。他奋力挣扎着,在陨铁缚上留下咬痕,将锁魂链挣出裂纹——还不够,还不够!
  还一道,撕开躯干,他全身附上了厚重盔甲,又让裂纹加深了几分。已经能隔着布料听到他撕心裂肺的声音了。
  还有一道,令他再次昏迷。
  他们摸出钉魂的铁针,摁住他的手,直直钉了进去,他再次醒来,瞳孔处的火光闪烁,失了力。
  那裂痕一下就占据了他的全身,他现在好比一只充满裂痕的碗,一碰就碎。
  在老头的示意下,他们用一盏玉壶——显然这并非他们的造物——装起他灵魂的部分碎片,又尝试着把被完全控制的灵魂融进去,可却被排斥了——他居然还能挣扎,还敢挣扎。
  可笑。
  看来是还不够呢。
  他笑了,又一次,开始碾魂。
  时间推移,再见他时,已是一月之后。那天天气很好。经过反复的实验,他们终于是将被控制的灵魂导了进去。而这期间,凯森也来看过一两次,但什么也没说。
  “实验圆满成功,感谢大家的支持。”老头倒是颇有领导样,腆个大肚子,拍了拍每个人的肩。
  于是原地解散。
  凯森在外面站着,看着天。
  “终于走了。”他古怪地看了眼身边,走向了言谨的牢房。
  “又是我。”凯森有些不忍看向他,因为他浑身泛着那种光,看上去很柔和,其实那种痛,绝非常人所能承受。
  他依旧没说话,那双“眼睛”已经黯淡的不行了,仿佛下一刻就会熄灭。裂痕遍布全身,如曾如蓝宝石般的灵魂已经充满了暗灰色的填充物,好似修补完成了。
  “我对你的遭遇表示遗憾,但,我无力改变,有人把天下当成棋局,你我只是棋子罢了。但你背负天下,千万别死,活下去。”
  他没有回应。
  他离开了。
  “我还是习惯了失望啊!”
  一个断线的人偶,正躺在祂的桌上。
  祂,笑……


驻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