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 是福?

发布于 2022-07-25  226 次阅读


  他被派到竞技场给学生当靶子去了。
  因为没有人可以驾驭这个狂暴的魔纹骷髅。
  大概有一个月了。
  而今天,是二皇子他们班的实战课。
  “这家伙……”巴塞·凡米利安话还没说完,那家伙又扑了上来。毫无章法的剑、拳交融,竟打得他有些踉跄。
  “一个只凭剑术就到了青铜级的,居然会被这东西追着打,可笑。”卡特琳娜·希尔巴眼球一斜,嘴角一撇,嗤笑道。
  “疾风啊,以灵为引,以魂为凭,驱汝之力,【风破】!”
  一道魔纹凭空出现,那骷髅便倒飞出去,嵌入墙中。
  “倒是占了有技能的便宜。”卡特琳娜又是一句。
  “有本事你上来啊!”巴塞一声吼,又匆忙挡住袭来的攻击。
  “哦,你所说的青铜级,是用什么方法测出来的?”二皇子凯文森·凡米利安问,脸上是如春日阳光般的笑。
  卡特琳娜全身一颤,才转过头来,脸上挂着略显尴尬的微笑,说:“禀皇子,是冒险者公会的测试厅,那边将冒险者分成散陶级、白瓷级、杂铁级、锻铁级、青铜级、灵金级、玉瓷级、秘银级、精钢级、明玉级,说他已经可以媲美青铜级的冒险者。”
  “那大概是什么水平呢?”
  “算是平均水平吧,不过,巴塞是只用剑术就测出来的,估计他本人的实力还能再高许多。”卡特琳娜瞟了眼二皇子,低着头说。
  “原来如此,”二皇子见状,便离开了。
  “真是,要不是我们家族还没掌权,哪轮到你这皇子向我提问。”卡特琳娜撇撇嘴,又翻了个白眼。
  那边,巴塞总算是斩断了他的双腿,让他失去了行动能力。
  老师示意他可以下去了,接下来的学生却比较干脆,有了巴塞的先例,基本上都是屏蔽他的感知,远处打击四肢。
  二皇子并未下场,因为他对他感到了同情,但这并不是他的本意。
  他做了个梦。
  自己不过是忘了在鱼里放酱油而已,便被母亲骂了顿。她从他做菜骂到学习,说他只会打游戏,是个废人,如同垃圾,不如狗。又说他总是拿别人的东西,比如桌上的糖——其实是他爸买的——是他奶奶那边的蠢狗,因为他母亲和他奶奶关系不好。他倒是看上去很习惯,面无表情的洗了衣服,洗了碗,收拾了灶台。
  只是眼里很暗而已。
  他醒来了。
  他感受不到躯体了。
  这不像之前发生的一切了,他什么都感受不到了。声、色、形、光、影,一切都不见了。黑,这里的所有都是黑,一切静止。
  “什么都没了吗?”他不明白为什么总是自己,苦难也总是在各种时机找上门来,仿佛附在骨上的蛆虫,不肯离开。从被召唤来到这里,自己所经历的不是崇拜,不是尊重,只有践踏。所有人好像都跟他有仇似的。
  “呵,哈哈哈~~”他突然狂笑了起来,“在哪里都一样,都一样啊!哈哈哈哈~~”
  这里是他的内心,他本身,也就有些不正常了。
  “伤害而已啊,伤害啊,你杀不死我的!”他对着那黑狂吼了起来,“我活到现在,到哪儿都少不了啊。”
  “呵。”
  接着,他安静了。双目中,冷静与冷漠相交,冷血与冷淡相融。
  灵魂上的刺痛再次传来,冲击着他,可他,一点反应都没有。
  习惯了,最可怕。
  如果细看的话,也许每个人都能看见他灵魂中,那团污秽吧。
  训练还是会出意外的。
  今天的太阳下,闪起了淡蓝色的光。是个破碎的核,是他的。即使老师再三叮嘱了他们尽量不要攻击核,以免傀儡损坏,可还是有人被他的攻势吓到了,直接一下击碎了核。于是其他人员将他报废处理——就是扔出校园。
  过一会,他就又站了起来。
  这次又是多久呢?谁管呢!他感觉有人好像给他留了些什么,便试着闭上眼,感受那东西。一道声音突兀的从他的耳边响起,难分雌雄。
  “你还不知道自己来的这里是什么吧?不过是个盲目信教的垃圾地方罢了。他们把你带来,只是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预言,把你拖进这浑水,我很抱歉。好了,再说这个世界吧,分成东西两个部分,西方运转魔纹用自身灵力引动外部力量来发动技能,东方则将灵力压缩到体内,运转诀,用自身灵力发动技能。西方目前尚存一位神明,而东方无神;西方主修外力,依凭自身灵力引动天地力量,东方主修内力,将天地力量引入体内化作真气……”
  “……你的‘原初天赋’是‘食怨’,击杀的敌人越多就越强,但精神会被侵蚀……”
  “……定魂针造成的伤害会加剧你精神的侵蚀,因为死去魔物的残魂会入侵你的灵魂……”
  剩下的都是废话了,不过好像还有个人也给他留了段话,倒是能听出是个男人。
  “也许我已经没有资格叫你勇者大人了,但我是还希……不,是恳求你,能杀了那尊神。他是我们的灾难!而你的遭遇,应该也与他脱不了干系。”
  “我无法估计他那个疯子会对你做些什么,我能做的,应该只有这件事了。”他感到身体里流过一股奇特的能量,而后,他身体上凝成了一具盔甲。
  “我研究了你的‘原初天赋’,当然这是勇者才有的,便是这‘断世甲’,同时也修补了你体内灵力运转的纹路,让你吟唱时灵力运转更为快速,同时更适合你的元素应该是气与暗。”
  他摸了摸“脸”,还是不知道如何释放灵力,不过“脸”倒是能收回去了,不至于看上去那么奇怪,而且他也不纠结自己种族。
  “对了,这是一本在我记忆中的关于气与暗元素的魔法书,作为一份礼物吧,也是一份歉意。灵魂碎片自不必说,已经归还。”
  话语结束,一本印着中文的有关魔纹与吟唱基础的书,还有一本气暗魔法书落在他的左右手上。
  “中文?”他很疑惑,“有人翻译的?”
  紧接着便有一阵笑声响起,是那个“祂”,告诉了他就是祂翻译的。
  “好吧。”他不再思考,接受现实。
  可他一按照书中说的运转灵力,一阵刺痛便会席卷全身。是之前的定魂针,现在还钉在他的手指上。他伸手就拔,强烈的痛楚袭来,仿佛是拔去了他的手臂,可他倒是面色未变,反而将那根针收起。
  “这可是好东西。”他邪笑着,将其他几个也拔了下来。
  于是,他再次向森林里去,不过,他不会再停下。
  “什么,你说丢了?”制作傀儡的那胖子脸都气红了,“都说过的吧!那是长老凯森的傀儡,只是在你们这试行,怎么能抛出去呢!啊!你们真是闯下大祸了,真是。”
  “可是我看那傀儡的核心都坏了,鬼使神差下,就……我真的不知道那是长老的东西啊!”负责管理的人也是一脸慌张。
  “你啊,完了。”胖子走了,留他一人忧心。
  其实并没有什么处罚,只是他们单纯想多了,不过都是后话。
  “原来魔纹是这样一种东西啊。”他研读完一章后,按照里面的方法,在手中凝聚出一个魔纹。
  风破!
  虽然还没有描述中的一半威力,但这是一次成功的尝试。
  “要硬说的话,有点像编程?”
  他对这种东西完全没兴趣。
  “也罢,学!”他将书翻到了下一页。
  今天的风儿甚是喧嚣。
  另一边,长老会正在为下一次召唤做准备。所有一般人员都在为各种事情焦头烂额——平时看上去一点不麻烦的事情堆在一起居然这么麻烦。
  什么制作通缉犯的画像,准备阵法的水银和珍稀金属,等等。
  不过凯森倒是悠闲,居然还有心情在外面逛。
  “真是!怎么没想到他会看不懂我们的语言,以前的勇者也是听懂看不懂。”从正面看他便没那么悠闲了,不过他倒是忘了还有个“外界力量”会帮助言谨。
  大门外车马如流水,往城中涌去,正午模糊了人脸,扭曲了地面。不过阴影还好,能保持原样。
  “不过他真的能学会吗?虽然怀疑勇者的天赋听上去很蠢,但他……”
  “我真是,每次都这样。”
  他拍了拍自己的头,像是从那群车中看出了什么。
  “‘命运自有轨迹,又岂是外力可涉。’我怎么忘了你曾说过的话啊,父亲!”
  卡特从后面的阴影走出来,站在他身旁。
  “哪怕重蹈覆辙,也要救此世愚民。也许还是太早了吧,哼。”
  森林。他已经能将树叶打的七零八落,不过离一般水平还有些距离。他能明显感觉到自己身体有种脱力感,力量有所衰减但差距不大。
 “可恶,这才几次啊,大概十次?这灵力量真是低。”他撇撇嘴,对自己作为勇者灵力量如此低感到不满,“书上写着一般人用这【风破】可是几乎没消耗的。”
  大概跟我灵魂受伤了有关吧。
  真是!
  也不知东方究竟是什么地方。
  那里可以修仙吗?
  天终于黑了。
  待他睡着,几个缥缈的身影从暗处出现,看着熟睡的言谨。
  “确实是个不错的载体。”祂,祂们说。
  夜间,他骤然醒来,看着漆黑,感到一股凉意。
  “有什么盯上我了!”他的直觉如是说。


驻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