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章 来自东方之人

发布于 2022-07-25  247 次阅读


  黎明,言谨再次醒来。不同于昨晚,他是自然醒的,事实上,他的身体也无需休息,只是灵魂撑不住罢了。
  “既然好奇东方,那便去东方吧。”他这样想着,看着初升的太阳,希望以后的路也有如此阳光照耀。
  于是下雨了。
  “啊~真是倒霉。”他虽不在意雨点,但那感觉还是很难受,仿佛有很多东西在身上游动。
  他站在树下,看着朦胧中的世界,突然有些感慨——这大概是因为曾经的他也是这样的人吧。
  众人皆说雨时浪漫,冲去一切污浊,洗去一切尘埃,将相爱之人聚于一伞之下,将一切加上朦胧。于是亲密进一步发酵,像是醇香的酒。
  可他,雨下独行,虽说快意自在,却也无人言语。看似洒脱实则羡慕,谁又不想与所爱之人共处一伞之下呢?于是这天地与他作伴的便只有这雨,也只有雨才会包容他、肯定他。
  可惜。
  总会有人在雨中朦胧,亦或是缠绵:也有人无声,轻轻融入,好似无形。
  他生命中的雨还未出现。
  一阵脚步传来——那声音显然是人类的,打断了他的思考。他快速登上树梢隐藏身形,并不试图去找人在哪。
  脚步很快便过去了,他松了口气,正欲下来,一柄陌刀直插核心而来,而言谨的盔甲也快速覆身。一声金属碰撞,那人立刻收刀入鞘。
  苍月流·袭刀。
  那人动作太快了,而且还能感受到他刀上有灵力波动。言谨知道自己无法闪避,也没时间躲避,又一次硬抗了斩击。不得不说,那老头用的材料还真是坚硬。言谨借力拉开距离,在地面上,他的力量才有用武之地。双腿一发力,便快速袭至他的落点。他表情虽有诧异,但并不惊慌。
  苍月流·在虚。
  言谨在将要击中他时,他瞬间消失了,同时自己头部也传来了打击感。转身,挥爪——他认为自己足够快了,但还是无法打中。
  好难缠!这是言谨的第一印象。但他的刀还在袭来,时时试探着这具盔甲的弱点。因为反应完全跟不上,言谨只能被动防守——这盔甲什么都好,就是会低功率消耗灵力。
  言谨其实可想骂人了。这哪有一上来就整个高手拼命攻击自己的,难道不应该先找些小怪给自己送送经验吗?好吧,那是小说才有的桥段。
  那人在攻击关节处时感到了有异样,便突然停下了原来如暴雨般的攻击,拉开距离,吸气,呼气。
  苍月流·藏锋。
  言谨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自己的手臂就已落地。
  什么鬼?连看都看不清,这还打什么!
  于是言谨准备跑路,毕竟灵力快不够了。
  “等等,”那人的声音听上去是个年轻男性,“这不是追兵?”
  我是长了张追兵的脸吗?等等,我没有脸。
  他差点就把这话说出来了。真是吓死了,还以为要交代在这儿了。还好不是常人之身。
  “不能交流,是一般骷髅啊,还以为是他们的低级傀儡。”他自言自语着。
  “我说,你一上来就追着我砍,现在又把我定义为低级骷髅,你到底想干嘛!”言谨真是无语住了。
  “这位,额,兄台,是在下冒犯了。”言谨这才看清他的衣装,有种浪人的感觉,也有侠客的气息。
  “东方人吗?”等一同走到树下后,言谨再次打量了眼前人,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  “在下枫枂下,敢问兄台何名。”言谨看清了他抬起来的头,那面容,就像是精心雕琢的美玉,又有英气游走其间。刚却不傲,柔却不屈。而头上的斗篷又给他增添一分神秘,手腕处泛着寒光的护腕与掌心的粗布条更显气质——好一尊侠客!
  “墨曜。”他突然来了个假名,而脱口时,自己也有些发愣。
  “如墨乌光,向阳成曜。好名字。”枫枂下看上去倒是真诚。
  “如墨乌光,向阳成曜”啊,看来确实是个好名字。他想着,这假名也不错。
  “过奖。”言谨也不知该如何回应,只能说个过奖。
  “不知兄台还有何事?”枫枂下虽不急离开,但一直站在这也不好,便问。
  “那啥,你的剑术如此高明,应该师从名门,那,能不能告知我,东方是如何快速修炼的?”
  “快速吗?至今没有人能快速修炼,包括一切天才,而且还有天劫等外界阻碍力量,理论上是做不到的。还有,我素来听闻西方的方法更为快速,墨兄为何不用?”
  “唉,天生缺灵,在此不过是废人罢了。”言谨“一脸悲哀”,他迫切的想要变强,前路在各方的暗示下变的崎岖又模糊
  “原来如此。那好,我便教你一诀,虽是广泛流传,但也不易修炼,也作是我的赔礼。”
  “诀?明白了。”
  于是枫枂下便低声念出一诀,言谨认真的将它记在心中,因为他深知这可能是改变他命运的唯一机会了,即使简单,也是机遇。
  他开始在心中默念心决,身体中的灵力自然的顺着筋脉流动起来,而外界的灵力也缓缓流入他的体内。
  见他快速入定,枫枂下也没有停留,出发。
  此时的天已如明镜,雨后的路虽泥泞但却别有风雅——小鹿的足迹是自然的印章,蝴蝶的闪动是自然的灵光。他突然想吹响腰间的玉笛,与天地一同沉醉,可惜还有任务在身。
  “不知所谓‘璃玥瑶’这一物在何处。”
  他从森林走出,口中默念一诀,便直向一方而去。
  “这也能遇到?”之前因为大雨和枫枂下的迷阵差点在森林里迷路的追兵,连灵诀都还没念,就看见枫枂下往远处去了。
  “难道我转运了?”他并未想太多,直追而去。
  一路上甚至没被敏感的他发现。
  等枫枂下靠近城市时,黄昏将天染成一片赤红,颜色不是涂抹而是喷洒,对比凌厉的山头,仿佛在争斗——那红似要将那山吞噬,那山誓要将天刺出窟窿。
  暂且在此地休息一晚。他想着,便入了王城外的村庄。这里安静冷清,乍一看仿佛废址但又干净,要言生气却似有似无,完全不像有人居住。
  “阴煞气很重,有很多死人,是附近墓地的吗?”枫枂下停在了村庄门口,一步都未踏入,一只手置于下巴处,另一只手搭在了随身的刀上。
  “理论上应该已经会产生鬼邪了,是所谓‘神的庇护’吗?”他并未放松警惕,一步一步轻轻踏入其中。追兵也是跟随他的步伐,缓缓挪进了村庄。
  “谁?”枫枂下一个猛回头,直接斩出一刀,剑气差点将追兵斩成两半。
  “操!”追兵骂了句,反手唤出长戟,快速贴近,一刺一挥快速出击。
  枫枂下纵刀一挑,拨开他的戟尖,刀身直逼咽喉。追兵身躯随戟而动,一招【长叹·起挑】快速还击。枫枂下再进一步,脚踏戟身,借力一跃。
  苍月流·在虚。
  追兵顺着他跳起的方向看去,果然没人。他顺势转身一扫,枫枂下横劈还未起势便变为格挡,被击退了几步。
  苍月流·藏锋。
  他快速贴近了追兵,欲斩头颅。
  长叹·惊鸟。
  追兵整个人好似飞起,长戟当头劈下。
  两人在空中碰撞,又立刻过上数十招,灵力波动在漫及房屋时骤然停止,又有几人在他们争斗时入场。
  “哎呀,杨存兄还是这么勇猛呢。”开口那人见追兵落在他身旁时,打趣道。
  “呵,谁跟你似的,通知了半天,才来,慢的跟龟似的。”杨存嘴下从不饶人,愣是给人家说的尴尬在了原地。
  正说着呢,另一人已冲上去与枫枂下搏杀。
  “都来了吗?”枫枂下快速打量了下那三人,“行踪还是暴露了吗?”
  他借力快速逃窜,三人亦快速反应,直追而去。
  “各种准备都做好了啊,是巧合?”枫枂下时不时抵挡着来自后方的袭扰,谨慎的分析着原因。
  “不,不会如此巧合的,我的运势从未如此灰暗,除非……”他突然想起了那个叫“墨曜”的骷髅。
  “不会吧……”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。
  真是……意外啊。
  等言谨从地上站起来时,他感觉整个灵魂都在欢欣的颤动,而且他也能感觉到自己的灵力量增加了不少。
  “疾风啊,以灵为引,以魂为凭,驱汝之力,【风破】!”
  他一招击退了路边的顽石数米——总算是达到了书上的一般水平。
  “好,现在再去找个魔兽。”他站起,向着原来的方向继续前进。
  可惜,没再向枫枂下问点什么,比如境界啊,那两段话也没讲,烦,当时怎么就着急了呢。
  他没意识到,自己已经迈入东方所谓“入道境”,即最低境界。
  “所谓东方的境界,除了你现在的入道境,还有明道境、悟道境、得道境、隐元境、洞明境、凝元境、化神境、返虚境、归离境、断念境、逍遥境。前三境基本是在练气、筑基,为得道境打基础;而得道境就已经算是迈入修炼者的行列,并开始结丹;而在隐元等三境中则是培养元婴,在化神境中则诞生了元神,而后返虚、归离、断念,最后达到逍遥。”
  “前三境都有三阶,从隐元到凝元则有五阶,化神有七阶,返虚往后都是九阶。”
  “原来如此。”他的手上又多了本书,为了能好好保存,他将盔甲覆在身上,把书本放在骨骼空处。而这书,很明显,是某些忘记告诉他讯息的神的补偿,还有检测境界的功能。
  他倒是很满意这样的服务。
  但也勾起了他的警惕。
  没有利益,怎么会帮我这个废勇者?
  算了,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。


驻足。